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笑侃湖南城市系列(1)——湘潭篇

2022-09-15 07:20:12 1742

摘要:湘潭“漂”的兴衰湖南人都听说过一句话“长沙里手、湘潭漂,宝庆伢子做牛叫”(也有一说:湘乡嗯啊做牛叫)。长沙、湘潭和宝庆三地人的性格:长沙人精明能干,湘潭人能言善辩,邵阳人豪爽刚硬。这里说湘潭的“漂”,我的理解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本省人认为的...

湘潭“漂”的兴衰

湖南人都听说过一句话“长沙里手、湘潭漂,宝庆伢子做牛叫”(也有一说:湘乡嗯啊做牛叫)。长沙、湘潭和宝庆三地人的性格:长沙人精明能干,湘潭人能言善辩,邵阳人豪爽刚硬。

这里说湘潭的“漂”,我的理解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本省人认为的湘潭人能“策”会“策”,最典型就是湖南卫视的汪涵,全国人民都认识的“策神”,他代表了湘潭人那种嘴巴子厉害、脑壳灵范。而另一层意思是我认为“漂”依水而生的这个城市状态,反映的正是湘潭曾经历史的辉煌依托于良好的湘江内河水运。

是不是很多人和我以前一样,看到“九总槟榔”的广告都会感慨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居然还有人姓“九”?我当年甚至纠结了很久,这个姓到底要怎么起名才有辨识度,难道女的叫“九妹”、男的叫“九总”?后来去过湘潭才发现,这个的“九总”和人称毫无关系,而是湘潭的一个地名,翻译成我们现代汉语相当于九号码头街。“总”是湘潭独有的街道命名法,是个连《新华词典》里都没收录的意思,的确算得上湘潭的除了“龙牌酱油灯芯糕”以外又一个伟大发明。

科普一下,辛亥革命前湘潭河西沿江的商业街就是按每一两里划分一总,共计分十八总。从用数字来表示这个街道规模也能看出湘潭在历史上的经济繁荣,以及和湘江水运密不可分。不得不承认,湘潭城市的“漂”这个状态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但不乏低调奢华,所谓“千年十八总,传世金湘潭”其实并不是从“一总”开始排列到“十八总”的,而是从“九总”开始命名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和人一样,当一个地方发展太依赖某一个产业或者某一条道路的时候,其发展的可持续性就会显得非常脆弱。湘潭的兴起繁荣靠水运之兴,而她的第一次败落也因水运而败。

在大清政府开始实施严格的闭关锁国后,广州成为全国唯一对外通商口岸,湘江边的湘潭占尽湘江航线和航道平稳的优势,成为了湖南乃至中部最重要的中转枢纽,并因此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到达历史的巅峰。可鸦片战争后,当大清被迫开放上海等通商口岸,广州不仅失去了靠“十三行”的外贸垄断地位,在经济发展上也与上海以及长江沿海沿江城市的竞争中也逐渐失势。作为靠对接外贸的物流贸易型城市的湘潭,其经济贸易也开始衰落,而且这种衰落只是刚起了个头,用一落千丈来形容湘潭随后发展的趋势也毫无违和感。

刚刚接触到工业时代的中国,技术革命带给了湘潭自身发展的好处不少,但相比全盛时期湘潭之全省城市中的地位而言,打击算是接二连三。首先是蒸汽铁壳轮船的制造让内河上的货运帆船逐渐退出历史,湘潭河道平稳的优势不再,发达的港口航道被长沙取代之。而后,湖南第一条为运煤建设的株萍铁路则不仅是降低了湘潭来自东边江西的货运中转量,连后来那条奠定了湖南城市发展主轴线的粤汉铁路也绕开湘潭拐进株洲。就这样一个自己原本下辖的小镇株洲在经济、城市建设发展上不仅快速赶上,并迎头超越了湘潭的枢纽地位。

我想很多湘潭人看到我这么风淡云清地描述这段让湘潭人心酸的历史,估计他们心里那两头最神圣的神兽——“耶达鸾”(ye da luan)和“碰达龟”(peng da gui)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迸发并向我释放出巨大能量,搞不好还会封我个传统称号——“神不隆咚”。没关系,这才哪到哪啊?伤疤要慢慢揭。

再度被幸福砸中的湘潭

如果说失去了水运和铁路枢纽是湘潭的悲哀,那么这种悲哀其实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毕竟全国这么多的城市,有几个能幸运如株洲这种小镇?彼时大湘潭的底蕴还在,尤其是在迎来送往的过程中,给这个城市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不是钱,是人。

现在很多人喜欢高谈管理和经济,观点很多时候有冲突,但对于“人才”的看法比较一致。用黎叔的话说“21世纪,最难得的是人才”,其实19世纪大清朝的龚自珍也感慨“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人才本是可遇不可求,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不常在。天公就是偏偏作美于湘潭,一下子降下了个超级天团。而在20世纪初期那个动荡的时代,这个天团开始展露手脚并很快风靡全中国。文有画圣齐白石,武有战神彭德怀,还有个能文能武、运筹帷幄的旷世奇才毛泽东。虽然湘潭这口“潭”不算大,但并不妨碍这群神潭诞生的天才们从这里出发走向全国,并最终彻底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进程。

而湘潭作为他们共同的故乡,在他们功成名就后给家乡点照顾和关爱也是完全应得的。所以在新中国建国初始,湘潭作为国家重点投资的第一批工业城市,新建了那时连省会长沙都眼红的大量工业企业,以湘钢、锰矿、江南、江滨、江麓、韶峰水泥等大型工业企业为代表的“湘潭制造”,生产出了小到民用的天仙牌电风扇、韶峰牌电视机、金箭牌缝纫机、大桥牌自行车,大到坦克火炮、轻轨、工矿电力机车、塔式起重机……就问你是不是你所认识的湘潭人或多或少都是和这些企业相关的职工、家属、子弟,他们身上至今还隐隐散发着那种国营大厂的骄傲和自豪?

如果一个人光跟你吹湘潭的工业多牛逼,那说明你遇到的还不算正宗的湘潭人。因为真正湘潭人一定会很自豪地告诉你,湘潭有一所南方的清华,对没错,就是毛爷爷他老人家1958年亲自倡导办学的高校。湘大的校名是毛泽东亲笔题写,和绝大多数现在采用“毛体书法”拼凑大学校名的做法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他老人家对湘大那是非常关注,“一定要把湘潭大学办好”就是绝对的最高指示,湘潭人一定会告诉你湘大是完全按清华的标准建的。

对此,我表示我愿意相信一半,因为湘大作为1978年恢复高考之时国务院评定的全国16所文理工综合性重点大学之一,其当时定位确实是不低于现在湖南省内其它三所985院校的湖大、中南和国防科大。但表示怀疑的那一半就是,和湘大一同入选这16所大学中还有云南大学、西北大学、内蒙大学、新疆大学这类老少边穷地区的省管重点院校,属于“综合类”大学,理工科的清华和很多重点部属大学并不在内。优秀大学的创建不仅仅需要硬件和政治意愿,更需要知识积累和时间的沉淀,当然这种质疑不是否定湘大的优秀。

福之祸所依

还是上面说到的那个观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得晕乎乎的湘潭人大都还沉浸在高度工业化建设的热情时期,整个湘潭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厂区大院,机器轰鸣声和子弟们放学时呼朋引伴的叫声,这些都是每个老湘潭人记忆中美好的一段。在这种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大家想的是怎么才能进大厂接班父母的岗位,什么时候厂里发肉米油。勤劳、朴实的老百姓谁会在乎,谁又能在乎行政区域的调整和交通配套的缺失会在将来的市场经济年代带给这个城市什么样的不幸?

1952年,长沙专区改称湘潭专区,专署驻县级湘潭市。此时湘潭专区辖湘潭、株洲两市及湘潭、岳阳、长沙、平江、临湘、望城、湘阴、宁乡、浏阳、醴陵、攸县、茶陵等十二县,共两市十二县十四个县级行政区。1953年湘潭和株洲都升为省辖市,但对湘潭专区辖区影响不大,因湘南专区一分为三湘潭反而成为当年省内面积最大的地级单位。

自1959年望城县并入长沙县,划归长沙市开始,湘潭专区开始出现大调整。先是分出了平江、湘阴、临湘、岳阳划为岳阳专区,除1965年原属邵阳专区湘乡县来属外,所属各县逐渐析出给株洲、长沙,所辖区域一步步缩小。到1983年湘潭市仅辖原湘潭专区所属湘潭县、湘潭市、韶山区及湘乡,基本固化为现在这个样子。湘潭这样一个原本巨无霸的大市,因为不断地规划调整最终彻底成了湖南版图里十四个靓仔中那个最袖珍的小老弟。

现在的湘潭辖区面积5006平方公里,还不如隔壁长沙下辖的县级市浏阳5007平方公里。对了,这个浏阳也是从湘潭划给长沙的。所以比我还年轻的后生们千万不要再和我一样天真地认为那首脍炙人口的《浏阳河》词作者犯了个低级的地理错误,虽然现在的湘潭和浏阳河差着十万八千里,但人家写歌的时候浏阳就是属湘潭管的地盘。

随着硕大的湘潭辖区硬生生的被行政肢解,成就了天天在网上争夺湖南第二城的岳阳和株洲,也成就了长沙两个超级全国百强县的长沙县和浏阳市。好不容易从邵阳地区淘回来个湘乡,结果湘潭人表示那地方的人不仅说话是在讲天书,就连脾气习性也完全不搭。非要找个湘乡划到湘潭管的好处,第一是给湘潭那已让人羡慕不已的名人簿里多添了半部书的厚度,第二就是天天被长沙人嘲笑说话大舌头的湘潭人也能日常打趣湘乡人“喝杯bia酒,交个pia友”的口音梗。

而经历了行政区划大调整的湘潭,作为一个工业、教育大市,长株潭都市圈核心成员,在GDP经济总量上已经掉到全省十四个地州的第八,人口第十二,辖区面积倒数第一。稍微值得湘潭人宽慰的是,虽然我们湘潭处处比不赢株洲,但至少还在人均GDP数值上力压株洲排全省第二,株洲永远是湘潭的小弟,湘潭YYDS。

湘潭是真没落了?

从一个内河转运贸易经济模式的衰落到建国之后重化工业的兴起,使湘潭这座“漂”的城市气质从能说会道、夸夸其谈慢慢转向为低调、稳重的工匠精神。当20世纪末那股席卷全国的国企破产、改制潮袭来,湘潭的企业或倒闭或搬迁。这让二次发展时被幸福砸中的湘潭一夜之间显得悲戚、破败。而受累于城市经济转型期的大衰退,湘潭不仅工业垮了,高校也不香了,甚至像我这种有点年少张狂的学渣都敢在90年代末参加高考时拒填志愿服从,理由是我害怕因此被调剂到湘大。这样讲不是调侃打趣,更不是故意抬高自我,而是当时一个个普通湘潭家庭都在面对的因经济转型阵痛让这个城市衰落的残酷现实。

虽然目前的湘潭确实受制于辖区面积小造成经济总量、财力不足的情况,也因为高额的基础建设投资和大量国企改制后遗留问题造成的财政负担,湘潭甚至依然还是湖南省内地州市里负债率最高的城市。

但受益于长株潭一体化的政策优势,更依托于湘潭这么多年的工业基础和高校实力,在高新技术产业、汽车制造、文化旅游等方面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湘潭的经济水平、城市环境也明显好过省内很多兄弟城市。而且随着长株潭获批国家级都市圈,湘潭的交通基础建设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不仅长株潭城铁已经几乎实现地铁化运营,真正的长沙地铁也会很快延伸到湘潭市区,从而让湘潭成为省内第二个拥有地铁的城市。

这种新的抱团发展,分工协作,在居民生活和产业发展上加速湘潭融入以长沙微核心的大都市区。我对湘潭未来的发展依然保持乐观为主的正面判断,“没落”不过只是一种被不安情绪激发而对城市发展中常见问题的过分解读。也许在不远的未来,大家对这个被戏称为“小地方”、“槟郎壳”的城市发展会有一个全新的理解。

致敬一座城

怀着一种充满尊敬的心情对伟人故里略带调侃般做了自己的解读。其实像湖南这样一个内陆省份中大多数城市变迁都或多或少有类似经历。自己的历史自己都骄傲,信与不信我们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亲自验证。透过那些尘封的档案和每一个城市居民的口述,或许我们都能找到不一样的理解,但城市的发展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我们能做的也许仅仅是通过对历史过往的总结,及早发现现实中的潜在危机,并探寻有效的方式去影响或改变这个进程和方向。

我还在继续码字,按我自己对每一个湖南的城市进行解读,希望大家善意拍砖。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